0408 第二十四日 一个人的一天

好久没有如此的日子。
借着搬家的空档,一个人生活在偌大的城市中。
八点多被隔壁装修吵醒,却赖在沙发。
想出门买点东西,取个快递。
磨磨蹭蹭又到四点。
期间反复听着一首歌,听到歇斯底里,在客厅自由自在的跳舞。
无人再看,无人介意。
把洗过的被套睡衣放在阳光下。
啃几口最近流行的脏脏包。
尝试了不敢出门的浓妆,笑笑然后洗掉。
四点半在太阳斜晒中关上门。
等公交车,发现公车换了新的。
写上司机的名字,还有斗大的字体,近视的不怕再看不到。
整个内饰包裹的温暖犹如火车车厢,一个个小窗户和浅灰色的座位。
在刚开始营业的K11转转,还是不如上海的吸引我。
少了艺术感,多了商业。
迫不及待去隔壁图书馆借了几本书。逼自己多看书少玩手机。
抱着书坐APM线又走了好多路。
那首歌在耳机里依然在听。路过公园忍不住跳了几步。
大食代里的海南鸡饭已经消失了。只好点很久没吃的菠萝炒饭。
上楼,在玻璃房子里唱了一会歌。
满大街都是一个人的KTV。
音响效果依旧是差,纯粹是为了赚钱。
然后,坐地铁回家。
途中经过新开的MAC没忍住买了一只大红的唇膏。
了无生趣,但又安静的一天。
很多人,似乎没和自己好好约会了。大多的事压得喘不过气。
忙。忙。忙。
工作,沟通,交谈。从不能好好闭上嘴巴。
把时间留给双脚和眼睛。
走路的时候看看风景。坐车的时候看看书。
时间就像耳边的风悄悄溜走。
来不及抓住她,但至少可以感受和思考。

闲花落此处 11 位相熙故人, 於 2018 年念念不忘这一生的好时光。

0404 第二十三日 颠簸在路上

天气好,带着父亲和女儿去小时候住的镇子转了转。
前一次回去也不是很久之前的事,但那里早已楼去人楼。破落不堪。
我的小院其实早就已经记不住样貌了。只在那里住到二三岁的样子。
那时姥爷还没离休。颠沛流离了大半个中国,但仍然在把队伍放在了山里。
石头垒起来的小土房一排排,前后围起来一个小院。门口有一个小水塘,时常有黄牛陪我玩耍。水塘里有妈妈丢的很多毛像章语录。
我也忘记了飞机的样子,也是后来老爸说时不时有飞机拉出来备用跑道,通常他们都被关在绕个弯的后山大山洞里。附近的水塘的鱼都被他钓遍了,钓到很多次甲鱼,然而那个年代都不会吃。
星星点点遍布在山脚的房子还存留几所,姥爷原来工作的指挥所已经塌了一半。
如今,盖了水泥大楼,留下的人已不多。后山的大山洞和正式跑道依然封闭着有人看守。备用跑道也不准村民晒谷子了。挖石的碎石场也不允许靠近这座山。时光依然安静。
离休之后。姥爷搬去了大城市的大院,我记住更多的是那边了,住在水泥二层小屋,可现在姥爷的身体也每况愈下。
父亲牵着女儿走进石头小院,今天如此热闹。主人回来了。那时离开,大多数空屋就留给当地村名,而村民后来也都搬去了城里。主人叫来了挖土机挖空了水塘,我在想妈妈扔的东西还在吗。转眼间三十多年已过去。 一代又一代,出生变老,慢慢轮回。
谁想过多年后的日子竟翻天覆地。仅有二八凤凰单车的年代,进来一趟山里要两三个小时。现在开着车不过几十分钟。每每回来,爸妈都会说个不停,原来这里是什么,姨妈在这里读书,姥姥的家属工厂。全都是回忆杀,这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
抓拍下这瞬间,感觉特别美好。

ADAA70A6-4641-46A7-8FE0-52E1E45F02C1.jpeg

0E011263-0BD9-4D10-B2C8-07859A1063FC.jpeg

闲花落此处 6 位相熙故人, 於 2018 年念念不忘这一生的好时光。

0314 第二十二日 新鞋到

493A7BEB-B01D-4F9B-822A-5297A8B4065F.jpeg
鞋子很快就收到了。
说是白色,实际有点偏青色。还挺好看的,就是有些滑。要汗脚才能吼住。
天猫三分钟内断码,抢不到于是转战官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热的好牌子,也来饥饿营销。
三八节存在终于有意义了,为了买买买。也趁机给孩子也屯点。果然,妇女儿童不能分开。
现在特别期盼雨快点停,夏天快来吧。

闲花落此处 4 位相熙故人, 於 2018 年念念不忘这一生的好时光。

0305 第二十一日 歌迷

沈小姐的新闻一夜之间铺开了网络。于是大家都知道了,她是五月天的歌迷。
不过后来佛系追星粉居然连玛莎是谁都搞不清楚。连我这个过期的旧歌迷也知道。

怪兽眼睛特别好看。那是在晚报的记者会外面瞥过的一眼。隔着几个雪糕筒,闪着光好像天边的钻石。
阿信是万人迷。零五年时,第二次看他的歌友会。
我们坐在第一排地上。他对坐在我们面前。粉红色的三叶草特别迷人。后来我找到了好多地方都没看到那一款。
玛莎最开始是弹吉他的,后来被阿信说服转了贝斯。想不到曾是最迷恋确是他。
他的魔法或许是他的害羞。和乱七八糟的小卷发。不说话。只弹琴。
还有静茹眼神坚定的一对一。那时候听过的歌,唱过的演唱会。发生了好好事。
他们恋爱。他们告别。他们分手。他们求婚。他们有了第二代。我也是。
前些时,翻出来好多五月天的书和CD。都是当年不辞辛苦的从香港和台湾背回来的。
后来不再喜欢他们之后本打算二手卖掉,但因为都写了名字只能作罢。
还好没卖掉吧。毕竟他们曾伴我穿行过轰轰烈烈的青春。
十多年。从读书到工作。演唱会一场场的追。武汉广州,广场大学城。直到高雄小巨蛋。

想起曾经喜欢四个艺人,张信哲许茹芸陈绮贞许巍。可现在好久都没听他们的歌了。
虽然奇怪的是他们大多都不结婚或者生孩子。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的演唱会我都去过。
甚至包括几乎不开嗓的许茹芸。还有福气的和台下的梁咏琪杨采妮打了招呼。
唱片有时还会买,那声音仍是爱听的。只是人渐渐懒了。

TB69330508.jpg

闲花落此处 4 位相熙故人, 於 2018 年念念不忘这一生的好时光。

0208 第二十日 立春那些事

按照习俗 二月四日是要吃春饼 但今年却没有吃的
下午老爸急冲冲的开车回老家 却是去商量爷爷的赡养问题
他不愿从山沟里出来 每个人又都在城市里站稳脚跟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独生子女最好 兄妹能带来温暖和陪伴 但伤害也是最致命的
痛苦着说我不会不管我爸的人 却离家最远 过年都不愿意回 然后偷偷和我妈抱怨太脏
干脆彻底撒手 丢给高薪的住家保姆 那些嘴脸突然在我心里变得扭曲
都说 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不过就是向下一代的单向付出
我还是想在能够收获的时候 为自己攒很多钱 不为她增加负担 也过的自由
自己照顾好自己 这道理 最简单也最难

她说
有时候你热情的投入一段感情 会在某一个突然醒来的清冷早晨 就厌倦了
只是那么一瞬间 你会觉得毫无意义 心累 全然推翻 数天前的自己 这究竟是为何?

闲花落此处 8 位相熙故人, 於 2018 年念念不忘这一生的好时光。

2004 - 2019 © Typecho. Powered by H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