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 第二十九天 像我這樣的人

孤單的人 庸俗的人 懦弱的人
迷茫的人 碌碌無為的人 不甘平凡的人
這世界上有多少和我一樣的人
卑躬屈膝 忍氣吞聲 委曲求全的生存著 努力做好每件事
原本可以自由所欲 卻只想证明 只為了父母的一個肯定
我亦是如此
幾十年了 渴望之後得到的讚許 只是別人家孩子的誇獎
怎會不失望
對於八零年代生人 早就習慣夾縫中生存
青黃不接的時代 多少和我同齡人倉皇而逃出父母身邊
那個叫家卻沒有溫暖和平等的地方
你不可以聽歌追星 你不可以網吧上網 你不可以做學習以外的事
你這也不行 那也不行
低頭 望著腳尖已經不見的自信 被打擊體無完膚緊裹着的小心臟
拳頭那麼大
誰也無法瞭解 時代變化 生存取代了生活
三十多的我們像站在湍急的懸崖瀑布前 何去何從
依然是指責 太急躁
爲何那個年代的父母總是少了的真心的建議和幫助 從未改變的總是埋怨
如果您能做我生命中指路明暗的燈塔多好 理解真的难吗
心灰意冷時 還是很想說
這麼多年我要的不過是一句肯定 一些信任 還有一句你可以的

闲花落此处 4 位相熙故人, 於 2019 年念念不忘这一生的好时光。

1223 第二十八天 嘿,你好嗎?

午夜發現了一首好聽的歌
整張其實都還不錯 尤其喜歡這首
Give You All
惊艳 真是低估了她

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陳老師又出了新歌 我喜歡那首殘缺的彩虹
哲學系的毀滅與傷害太冷 更愛那種明亮的溫暖
即使是註定遺憾的溫暖
仿佛時光的不忍都可以一併停止

女歌手,你好嗎?
男藝人,你好嗎?
瘋狂迷戀那麼一種人的臉原來都不曾變
十六歲到如此 清冷消瘦 聲音好聽
那個豆瓣的帖子就像個祕密出口 寥寥幾句只留給自己

某個人 某個人就放在心裏好不好
如果每個人心裏都有那麽一塊白月光
那個柔軟在心底不想被提起的名字
只是夜晚太溫柔 總是定律一般遇到相似的人

繁體字太美 哪怕不認得也想換過來
所以你在我這總是最美好的
不会執着 甘心 想不通就不去想
能坚持多久呢
想要聽你說 快樂多過憂愁
你看見的光是我 曾經

11863202-57409d652c73eb93.jpg

闲花落此处 8 位相熙故人, 於 2018 年念念不忘这一生的好时光。

1025 第二十七日

在陌生的街道 公交坐上几遍 整个城市慢慢明朗
慢的城镇慢起来 连公交车开门时间也不一样
你可以等车停稳了 再起身下车
司机会等你 门不会夹到你 发动了也可以再停下来
和人生逆着 和时间逆着

慢慢的让你陷进去

最不喜欢这样 现在也觉得还不错
以前看一本书上说 不被知晓的爱情都不能叫爱情 觉得这人好傻逼啊
现在又觉得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

寻着一张旧图想起看过张爱玲沉香中的遗物
陈木地板上摆放柔软叠放整齐的故衣和棉花拖鞋
仿佛生活还在继续 一如当年的样子
看过几篇报道 不熟悉这个女子 甚至没看过几本她的书
只觉得穿旗袍很好看
一个任性绽放绚烂夺目印记中充满味道的时代
然后她没有再回来
总有些人 有些时候 会活得清冷
俨然已被人遗忘 但这样才自在

闲花落此处 10 位相熙故人, 於 2018 年念念不忘这一生的好时光。

0428 第二十六日 Scream

那一把蓝色的雨伞最终还是丢失在喧闹的地铁车厢
就像那一尾蓝色的鱼消失在茫茫小海
意料之中 意料之外
习惯了命运便懂得一切都是已安排的注定 你能改变的不过也只是殊途同归
白纸上的那一抹黄色 像极了漫长人生中控制不住的遗憾 开出了讽刺的花 嘲笑你的无能为力
你以为的 都是你以为的而已
你看不懂的世界 你不能穿越的心

重看了一遍的老电影 每个人都只能陪走过生命的一段路 从始到终 需要的不过是学会如何去告别
如果珍惜和挥霍是同一件事情
我想在某年某月的某个夜晚 已经耗尽力气和你说了再见
有时候只是一瞬间 或者刹那当时你并未发觉 这是一场盛大的离别 悄无声息
转身 就是天涯
那些淹没在尘埃中 回忆里 丢失苍茫的城市中 重要的无所谓的都回不来了
只是一把伞和那么多的小情绪 站在时间的洪崖中无所适从
你消失了 带着我所有依赖和温度

要如何原谅离别的无声 要如何原谅此时彼时的愚蠢
要如何原谅时光遗失的过程
如果能遇到一个温柔的人带你到每个下雨天 大概这是好的
若要的是幸福 那和谁都一样
毕竟有一天 我也会离去 也终将一无所有

闲花落此处 33 位相熙故人, 於 2018 年念念不忘这一生的好时光。

0422 第二十五日 你系边个

夜晚十点 门口的马路突然热闹起来 一路上霓虹灯晃眼 仿佛夜才刚刚开始黑
这个城市总是会很努力的撑起每一个如水凉夜 将那些可以存在的时间不断拉长
这是一座不夜城
记得你说过 在丽江的导游很自豪的讲丽江是座艳遇之城 夜晚的人们可以尽情疯狂 可是不到十点路边的店陆陆续续收了摊关了门 一大片漆黑的冷清 你嘲笑导游没来过你的城
有多少人和你一样夜深了还不肯睡呢
熬夜熬成了习惯 以前是工作而现在又是为何

开始晚饭
很多年没来过的小店依然还在 前台的男生已不再年轻 一碗钟爱的食物
如何优雅的吃一碗猪脚粉
有些食物永远没法像吃一颗糖那样好看 所以很多人不会轻易去尝试 仅仅只是样子太难看
曾经在你面前从不会点这些只因为在乎所以害怕 而有一天在你面前可以放下自我大口吃喝 也可能是抵不过时间的熟稔再无惊喜
你看不到的内心活动 感受不到敏感的小心眼
那些性格太大的时候并不会留意到我右边的眉尾邹了一小下

放低自己 求你 你未答允
点你的名字 几次写好的话又全部抹去 小心翼翼的做一株沉默的鸢尾花
不安分的隔阂犹如逐渐升空的烟火 爆发后绚烂多彩 却意外的烧红了一片
我以为你会来
我像个流离失所的孩子 居无定所 总是在搬家 在很多个城市间逃亡
每次离开都是一次疼痛 那些潜伏于身的 一边走一边扔 想珍惜的带不走 不想要的却像影子
生命是一场空虚而寂静的盛宴
如何挥霍 如何到死方休 请给我自己一剂可以失忆的药水 医治无可救药的喃喃自语
你不过是一场幻觉的操纵者 花期一过 花瓣落满地
请不要留言 请不要告诉我 你是谁

闲花落此处 17 位相熙故人, 於 2018 年念念不忘这一生的好时光。

2004 - 2019 © Typecho. Powered by H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