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9 九月二十九日

又是一个沉迷于陈绮贞的夜晚
很久不停沙发海 觉得并不如最初的难以入耳 反而越来越有味道
于是豆瓣改了评分 五颗星星
特别有趣 当初吐槽观察者有气无力 确实现在无法自拔最爱的曲

闲花落此处 评论, 於 2020 年念念不忘这一生的好时光。

0928 九月二十八日

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醒来就忘掉了之前所有的烦心事
人也变得温柔起来
原来这种就只是个梦
正准备表白对着朱一龙先生
他含水的眼神望向我 还没开口就被一声响闹吵醒
烦躁 遗憾 才能接受这终究皆是场虚无

闲花落此处 评论, 於 2020 年念念不忘这一生的好时光。

0923 九月二十三日

凌晨三点半,活在城市里的人都好累。

闲花落此处 2 位相熙故人, 於 2020 年念念不忘这一生的好时光。

0108 第三十六日 小游戏

很早就想记录一下一直在玩的手游 有几个玩着玩着就玩进心里
一去好多年都不舍得从手机里删掉

1.迷失之风

我的第一个苹果游戏。也是很多年后才了解曾经多么经典。
并不难。胜在人物可爱,故事有趣。画面里扑面而来清新和自然。

2.卢米的城市

这个游戏的画风太惊喜了,仿佛身临其境。
网上的图也能解释原因。每一个解谜场景都是幕后人员一点点搭建的实景。据说用了六年。
然后每一帧都能看到可爱的小姑娘跳来跳去。游戏里出现的人或者动物都是善良温暖的。
他还有一个名字叫爷爷的城市,关于寻找爷爷的故事。城市是爷爷建造的,这座城市就是爷爷的一生!

3.惊梦

相对于我。游戏的魅力不在于复杂难易。在于情,打动心。一段旅程,一个凄凉的故事。
这大概是最早的国风手游。论玩法,实在简单。游园惊梦,本就唏嘘。

4.回忆之旅

更加简单。一个老人不停走啊走,翻山越岭,穿过城市。控制天地为他让出一条道路。
在人生终点前倒带,细数看过的风景,刻骨铭心的人。
略带无聊设置,断断续续玩到途中的时候。妈妈打来电话说姥爷去世了。
就像游戏中的老人。
那一刻,夕阳西下。在一个开满花的旧院子门口长椅上坐下来。叹了口气。屋子里早就人去楼空。
我忽然懂了他。在生命最后时间,真的想去看看心里的牵挂和遗憾。
太多人总是来不及。来不及陪你一阵。
我多么希望,游戏未结束生命便不会停止。若永远停留在回忆的那一刻有多好。
忽然间看到一句话。对珍惜的人不要吝啬说爱,不要等一切变成来不及,不要把那么多后悔留给自己。

5.仙剑奇侠传

也许,因为真的很老了。十几年,弹指一挥间,我还是很怀念那种感觉。
家里第一台枕头电脑。还没有网络的年代。借来了单机游戏都那么好玩,仙剑,帝国,模拟人生。

6.梦幻西游

写到这里才暮然发觉自己其实是挺怀旧的人。
第一次在网吧包夜打游戏。费尽口舌从网吧老板那要来了杨千嬅的海报贴在寝室门后,最终也没带走。
也说不上对梦幻的热爱,毕竟我也只买过一张点卡。
可它有时也承载了岁月和青春。如今特不舍删去手游程序。

0.花园之间。
赋予你控制时间正常流逝和回溯的能力。其实很简单。让我想起了纪念碑谷。
后续,越越没兴趣。
0.江南百景图
宣传了个中国文化题材的噱头。
说到底还是模拟经营,时间久了好无聊。

闲花落此处 14 位相熙故人, 於 2020 年念念不忘这一生的好时光。

1210 第三十五日 离别

在落在空白于此的这些日子,仍旧寄生于网络。
却很少在熟识的社交账号写下只言片语,渐渐发现无话可说。
偶然一撇,朋友圈清理了缓存之后就再没打开过,上一条记录更是停在了上一年的九月。
许多的人,许多的事,总在不经意之间悄悄变化了。与我而言,不过一场脱变过程。

两年,发生了许多琐碎事,心力交瘁。但又不想启齿。逐渐养成逃避的习惯。
有时很庆幸自己是独生子女,不必陷于无法逃脱的关系中又言与心违。
不亲而疏的关系不能反抗,面对时开始慌乱后来安静。
血缘,如今是个可笑的词。谁不为了自己一点私欲堂而皇之。
在网络秀孝顺频频以工作为借口不愿回去照顾老人吃喝玩乐从没落下的某些人。
逼迫老人付大量钱财购买代理的保健品大发脾气冷眼以待的某些人。
言语刻薄只是给老人吃毫无营养白菜稀饭,病重是不看一眼,过世后哭的惊天动地的某些人。
还有以穷卖穷工作拈轻怕重,四处借钱生活一事无成的某些人。
看破却不能说破,如若毫无遮拦扯下流于表面溃烂的遮羞布,终究只会恼了某些人。
尊重理解荡然无存,于是就成了对立人。沉默就成了时间教会我做的事。
于是,我不再留恋可笑的亲情。想通了也不觉得有何遗憾,本是无奈捆绑一起的陌生人。
谁不是独自而来,然后孤独陪伴而活。

生活,死亡,春去秋来,暮鼓晨钟,周而复始。
长久昏迷于病榻的一次次来回,或者意外在劳累的休息后随之烟消云散。
离别时只道是寻常,毕竟一生很短少有圆满。

冬日下午,天气寒冷。依旧有人在江里游泳,公交车开往远方,谁都不曾停歇。
城市日复一日,人来人去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时间也从未为任何人停留过。

我的家在一座很小的小城镇,门口的路一辆辆货车整天扬起风沙灰尘,轰隆隆压坏的路修了又坏。
一直以来我总想逃避去纸醉金迷霓虹便捷的大城市。
买了新房,终于不用忍受楼上毫无忌惮的响声,新装修也无黑色污痕,房间大了一圈,床被阳光晒得暖和。
而我却在坐上回去老房的车上分外踏实。那是我熟悉的地方,可以安心的放下一切俗事。
路依旧还在挖,小城依然破。但它是我的家。离开也总会回来。

闲花落此处 5 位相熙故人, 於 2019 年念念不忘这一生的好时光。

2004 - 2019 © Typecho. Powered by Hsu.